周易第64卦:火水未济(未济卦) 离上坎下

64 火水未济(未济卦).jpg

周易第64卦:火水未济(未济卦) 离上坎下

【未济卦-综合详解】

水火不济,冷热不调,同受水火之害。

未济原意为未能渡水,无法渡水。引申为事情无法成功,无法得到救济。

《易经》中以“小狐汔济,濡其尾”的故事说明。小狐狸在旱季里趁河水干涸欲渡水,不知深浅就冒然下去,结果湿了尾巴。此段卦辞也可解释为小狐狸在旱季中觅食寻水,寻求救济,找到水源原本认为能以为济,但因未审查情况而不小心落水,同时受到水火之害。为阴阳、冷热不调之义。

卦象离上坎下,火性炎上而又居上,水性润下而又居下,水火违行而无法交合,造成了阴阳、冷热的失调。这有如否卦,地之阴气停于下,天之阳气停于上,天地之气无法交泰。

未济又有外文明而内幽暗的卦象,外表很美丽,但实则危险藏于内。因此小狐未能明断,而受美丽外表之欺骗,贸然下水。之所以举“小狐”者,老狐狸疑心重,因此有“狐疑”的成语,小狐则涉世未深,未多深算就行事。

和既济卦每一爻阴阳都当位相反的,未济卦每一爻都阴阳失位,阳爻在阴位,阴爻在阳位。

未济卦是继既济卦而来,也是六十四卦的最终卦。《序卦》:“有过物者必济,故受之以既济。物不可穷也,故受之以未济终焉。”既济与未济是成对的综卦(反对卦),也是错卦(旁通卦)。而之所以不将既济排于最后,是因万物不可穷尽,若以既济为结束是代表完美画下句点,也是六十四卦的结束,但天道循环,始卒若环,无始无终,以未济为终正是代表这不是一个实质的结束,而是另一循环的开始。

得未济卦者,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注意观察之后再做判断,小心美丽外表下藏着危机,因此绝对不可轻举妄动,否则很容易因此受骗而遇险,甚至惹来杀身之祸。对于自己所处的位置,更应当小心选择。所以《象》曰:“火在水上,未济,君子以慎,辨物居方。”

上博简作未凄,清华简作凄,可能是未凄之误。依《说文》,凄为云雨起的意思,未凄就是云雨未起。雨在周易代表阴阳调和,云雨未起则代表阴阳不调和。

【未济卦-卦辞详解】

未济,亨。小狐汔济,濡其尾,无攸利。

《彖》曰:未济亨,柔得中也;小狐汔济,未出中也;濡其尾,无攸利,不续终也,虽不当位,刚柔应也。

《象》曰:火在水上,未济,君子以慎辨物居方。

未得救济,亨通。小狐狸在旱季里觅食寻水,湿了尾巴,无所利。

小狐狸因为没有仔细审查情况而贸然下水,不得其利,反受其害,因此卦辞后面说“无攸利”。《彖传》“小狐汔济,未出中也”,未出于险中,未能脱离危险。“不续终也”,无法持续到最后,暗指将会惨遭灭顶。

未济也有亨道,在于柔顺而得中庸,指六五爻,“柔得中也”,“虽不当位,刚柔应也”。《象》曰:“君子以慎,辨物居方。”处未济时君子要谨慎辨别事物,以及选择自己所处的地方。小狐狸见水就往下跳,未能辨别水之深浅,所以受水之害,而无所利。若能谨慎观察辨别,再小心下水,则可涉水,得到亨通。

济原义为渡水的意思,引申为救济。“小狐汔济”帛书作“小狐气涉”。《史记‧春申君列传》:“易曰:“狐涉水,濡其尾。”此言始之易,终之难也。”有学者引《史记》坚称此段爻辞应作“未济,亨小,狐汔济,濡其尾”才正确,作“小狐汔济”为误。但《史记》所引顶多只能作为一种可能的句读,至少彖传是作“小狐汔济”。

小狐汔济因“汔”字理解不同而有各种不同解释。一、小狐狸在河干涸时过河。小狐狸没办法过大河,因此必需等水干涸之后,才能过河。汔,音企,涸,干涸的意思。此为王弼看法。二、小狐狸渡水差点就成功,但还是没成功。汔,音几,几乎,几近。郑玄、虞翻、朱熹持此看法。三、小狐狸很大胆的过河。汔,作仡,勇敢、大胆的样子。程颐做此解。四、小狐狸在干旱里觅食寻水,寻找救济。狐狸虽然是会游泳的动物,但基本上是很不喜欢水的动物,除非被逼不得已,否则不会下水。因此才有“濡其尾,吝”的爻辞。“济”虽原义为渡水,但亦可解释作“救济”。若济解释为救济,引申则为觅食或寻水,那么“小狐汔济”为干旱中小狐狸在寻水喝,或是在觅食,因此不小心“濡其尾”,很不爽,最后甚至落水还可能灭顶。在旱季觅食不易,小狐已受火热之害,现在见到水源以为能以为济,反又受水之害,因此同时受到了水火交迫,此即未济之卦义。五、小狐狸乞求救济,寻水喝或觅食。易经中许多文字都是双关语,汔或有“乞”,乞求之意味。

【未济卦-爻辞详解】

初六:濡其尾,吝。

《象》曰:濡其尾,亦不知极也。

狐狸的尾巴被水沾湿,自取其濡(辱)。《象》曰:“濡其尾,亦不知极也。”不知自己的极限、能耐,而遭此濡。

未济之时,未谨慎审察情势,不自量力而冒险行事,不蒙其利,反受其害。六位中上为首,下为尾。初六说濡其尾,上九说濡其首。濡其尾,沾溼了尾巴。濡,音“如”,沾湿。

九二:曳其轮,贞吉。

《象》曰:九二贞吉,中以行正也。

车轮陷住,无法前进,贞定为吉。

因祸得福。虽然车子出状况,但正因为如此而不贸然前进,更加谨慎小心,衡量轻重,知所贞定而吉。

曳,音“业”或“意”,牵引、往后面拉。曳其轮,牵引车轮,形容车子出现问题而无法前进的样子。既济初九和未济九二都说“曳其轮”,宋衷认为,这是因为阳圆阴方(天圆地方)

六三:未济,征凶,利涉大川。

《象》曰:未济征凶,位不当也。

未得救济,出征凶,利于涉险渡河。

居于坎陷、危险的尽头,水最深,必须倚赖大木才能渡水。自己能力不够,如果贸然前进则有灭顶之患,征凶。

爻辞讲“未济,征凶”,又言“利涉大川”,前后矛盾。王弼认为,前面讲的是无法自救、自济。后面讲的是寻求外援而得济。朱熹则提出两种看法,一是未济征凶是指不利于行陆路,利涉大川意指行水路则宜。二是怀疑“利涉大川”应作“不利涉大川”。

另“济”也可解释作“成”,虞翻:“济,成也。”荀爽则认为未济指的是男女婚姻未成。

九四:贞吉,悔亡。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赏于大国。

《象》曰:贞吉悔亡,志行也。

贞定则吉,免于后悔。振作而大举征伐鬼方,必需花费三年时间才能攻下,然后受到大国的封赏。

四原本就是多惧的位置,九四又不当位,所以本当有悔。贞吉悔亡,言贞定则吉,悔也当亡。若不贞定而大举行动,那么必需经过三年(长时间)的征讨才会有功。

震,振作,大有为。鬼方,北方的小国。三年,概数,泛指需要几年的时间。既济九三《象》曰:“三年克之,惫也。”“大国”《周易集解》作“大邦”,周称殷为大国。有赏于大国,似乎是讲周受到殷王朝的封赏。既济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此处“震用伐鬼方”应指周也参与了殷王伐鬼方之事,王应麟、李道平考证认为这是季历。但是季历也就是文王父亲,当商王文丁之时,距高宗(武丁)有五世之久,大约有百年时间,这或许是高宗之后的另一次征伐,不过现代学者认为另有其人,如高亨认为“震”为周之大臣名。

六五:贞吉,无悔。君子之光,有孚,吉。

《象》曰:君子之光,其晖吉也。

贞定则吉,免于后悔。君子的德性光晖,能够打动人心而让人信服,吉。

虚心礼贤下士,求教于人,反而因此而更加散发出自己的领袖魅力。征求于人而能以诚意打动人心。六五为君爻,又居于上卦离日之中,与九二相应,光晖映人之象。

上九:有孚于饮酒,无咎。濡其首,有孚失是。

《象》曰:饮酒濡首,亦不知节也。

相信于饮食喝酒之宴乐,没有罪咎。但若喝酒喝到头都埋于酒中而湿了头,那么相信也将会失去这一切。

未济已过,将转既济。信于既济(有孚),适度的饮酒逸乐无伤大雅,但告戒君子当有所节制,不能耽溺。

“濡其首”为双关语,字面意思承前文,只是在描绘饮酒无度,不知节制的样子,所以《象》曰“饮酒濡首,亦不知节也”,言喝酒喝到头都埋到酒桶里,整个头都湿了。但同时承既济与未济两卦的脉络,两卦都在讲小狐汔济的事,若未能度量自己能力可能渡水灭顶。因此这里“濡其首”也在暗指若不知节制,会有灭顶之凶。

爻辞前后各有“有孚”,孚为信,有孚意指相信于…,确信…。前者相信既济已要到,所以开始逸乐。后者则不知节制,确信将因此而有凶灾。本文取自易学网。子曰:小人不耻不仁,不畏不义,不见利不劝。不威不惩,小惩而大诫,此小人之福也。

易曰“履校灭趾,无咎”,此之谓也。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

以上就是周易第64卦:火水未济(未济卦) 离上坎下的全部分享了,内容仅供参考,大家乐观看待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