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魔灵星座首页
  2. 心理测试
  3. 心理百科
  4. 人际心理

想要逃离恶魔的人,最终将自己变成了恶魔

在她的新店开业当天,女人眼睁睁地看着她挚爱的人离开——桐原亮司死了。女人原名西本雪穗,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父亲的离世了让她的妈妈不得不独自扛起家庭的重任。曾经的雪穗乖巧懂事,

在她的新店开业当天,女人眼睁睁地看着她挚爱的人离开——桐原亮司死了。

女人原名西本雪穗,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父亲的离世了让她的妈妈不得不独自扛起家庭的重任。曾经的雪穗乖巧懂事,贫穷的生活也没能消磨她的天真烂漫;曾经的她还像一个普通小姑娘那样依赖、信任自己的母亲;曾经的她或许怎么也不会想到她温柔的母亲会抛弃她。

想要逃离恶魔的人,最终将自己变成了恶魔

一天,雪穗遭到了一个成年男子的奸淫,就在她的家中。那名男子她并不陌生,是好友桐原亮司的亲生父亲。那个曾经笑眯眯夸着雪穗眼睛好看的男人正一脸狰狞地压在雪穗身上,如同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侵蚀了一个女孩所有的天真与自尊,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个恶魔的帮凶不是别人,是雪穗的亲生母亲——西本文代。这个温和得有些懦弱的女人难以承受经济拮据带来的压力,长期的操劳、对充足物资的强烈渴望在终日琐碎的生活里不断积累膨胀,终于吞噬了一个母亲对女儿的爱、压碎了一个人应有的道德感。她将雪穗推入恶魔怀中,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转身离去,留雪穗一人无力挣扎,渐渐绝望。

桐原亮司的出现是雪穗生命里的一道光。在那个还未建好的大楼里,桐原亮司用他曾经用来给雪穗制作精美剪纸的剪刀,杀死了他的父亲。雪穗被亮司从恶魔身下解救出来,却没能逃出内心的地狱。她和亮司都曾被自己最亲的人背叛过,伤痕累累的两人还不具备为他人疗伤的能力,他们只能在被痛苦回忆和黑暗过往纠缠时互相舔舐彼此腐烂的伤口。他们水乳交融,肉体的契合让他们感受到了原本应该在儿童期,从父母那里获得的安全感。他们成为了彼此的爱人、成为了无边地狱中同行相伴的知己。

想要逃离恶魔的人,最终将自己变成了恶魔

被桐原解救出来的雪穗一直想要摆脱童年的阴影。她想摆脱那滋生黑暗的贫困、摆脱为了利益将自己出卖的母亲,摆脱身上难以洗去的污点。她利用母亲的自杀制造了意外死亡的现场,进入一个能为她提供良好成长资源的新家庭,远离了那个充满灰色记忆的生活环境;她努力为自己打造一个完美的形象,利用身边男性的爱慕为自己的事业投机,为了保证那些男士的爱慕能为自己所用,她不择手段打击竞争者,即便是陪伴自己多年的江利子也不放过;为了笼络人心,她用修饰过的丧母经历博取同情,在被自己打击过的“对手”面前,装作通情达理的样子表示安慰,收割他人的好感……后来,她终于拥有了自己的精品店和好名声,还收获了一个有钱有势、对自己死心塌地的丈夫。她摆脱了背叛自己的母亲、摆脱了曾经的贫穷,即将迎来全新的人生。

这一切似乎都彰显着雪穗即将完成蜕变,可实际上,她一直活在过去,从未走出过。

她出卖自己的“闺密”,算计自己的同学、继女甚至是丈夫,在利益面前,她做出了和她的母亲一样的选择——抛弃情感与道德,将一颗冷血麻木的心深深隐藏在温和无害的外表之下;她和桐原亮司合作,让她的对手们被名为“奸淫与玷污”的阴影笼罩,她将包围着自己的阴影“分享”给她的敌人,她从未忘记这阴影之下的痛苦,也想让她讨厌的人品尝这难以忘怀的痛苦,雪穗想用这样的手段报复施于她伤害的人,无辜的江利子、美佳等人便是那不幸的替代者。雪穗用这样的方法报复她所憎恶的人,发泄她心中的怨恨,同时,也在缅怀她无法逃离的过往。

是的,雪穗始终没有忘记那些给她带来沉痛伤害的过往。她目标明确,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么:优雅、精致、富足、受人追捧——与她幼年的生活几乎截然相反,而正是过往与目标这种完全悖反的关系揭示了她在潜意识中执着不忘的,恰恰是曾让她痛苦不已、乃至深恶痛绝的幼年经历。

雪穗想尽一切办法来逃离过往、遗忘曾经,而执着于这种念头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加深记忆的过程。因此即便雪穗在黑暗的沼泽里拼尽全力地挣扎,她所得到的也不过是越陷越深,一遍又一遍地回味痛苦罢了,甚至在这不断的回味与不停歇的沦陷中,乌黑的淤泥沾满了她的灵魂,成为她精神世界的一部分。

她终究变成了她曾深恶痛绝的模样——冷血、麻木、功利、邪恶。

想要逃离恶魔的人,最终将自己变成了恶魔

雪穗在逃离恶魔的路上不断奔跑着,却始终被恶魔的阴影笼罩,但好在有桐原亮司的陪伴,她倒不算太孤单。

直到在她的“成功”要更进一步时,一切戛然而止。

“雪穗像人偶般面无表情。她答道:‘我不知道。雇用临时工都由店长全权负责。’

……

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她的背影犹如白色的影子。

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想要逃离恶魔的人,最终将自己变成了恶魔

桐原亮司的死亡夺走了雪穗生命里唯一的一道光。这一次的她不再伪装,准确来说,她无力伪装。在她如此冷漠的反应里,我仿佛看到了一颗彻底破碎的心以及一双骤然停止的、还保留着挣扎姿势的双手。

雪穗停下了奔跑的脚步,任由自己被恶魔的阴影吞噬,将自己变成了恶魔,彻头彻尾的。

作者:徐锐迪 苏州大学新闻系本科在读,喜欢心理学相关的书籍和影视剧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