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魔灵星座首页
  2. 心理测试
  3. 心理百科
  4. 两性心理

优秀的女人,都会活出自己的性魅力和攻击性

不在压抑中死亡,就在压抑中爆发《黑天鹅》的女主人公妮娜是一位芭蕾舞演员,她的母亲埃里卡曾经也是一位芭蕾舞演员。母亲永远是一袭黑衣,在外形上令人感觉非常冷酷、不近人情,有一张禁欲

不在压抑中死亡,就在压抑中爆发

《黑天鹅》的女主人公妮娜是一位芭蕾舞演员,她的母亲埃里卡曾经也是一位芭蕾舞演员。母亲永远是一袭黑衣,在外形上令人感觉非常冷酷、不近人情,有一张禁欲者的长面孔,让人产生一种灭绝师太般的即视感,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我们从电影中的一些细节可以触摸到母亲的过去:她渴望成为舞台的中心,但一直没有如愿,演员生涯不尽如人意,所以在电影后面的片段中,妮娜才会反击她的母亲:“我是天鹅皇后,你才是小咖。”

母亲的天鹅皇后之梦因为意外怀孕而破灭,私生女的出生,彻底断送了她的舞蹈生涯,因此她一方面把曾经的梦想寄托在女儿身上,希望她能够在芭蕾舞台上实现自己当年的心愿。

而另一方面,她又认为,肉欲和性爱是具有毁灭性的,因为她自己的梦想就是被如此毁灭的,所以,她不希望女儿也步入她的后尘,至始至终,她都把妮娜当成一个小女孩来对待:二十几岁的妮娜,房间却仍然像一个尚未长大的小女孩的房间——粉色色调,床上放了许多布娃娃。正是因为一直被当做小女生对待,妮娜才会向母亲大吼:“我已经不是小女生了。”

母亲不希望妮娜长大,不想让她步入成年人的世界,只希望妮娜保留小女孩的天真纯洁,因为那将会不可避免地触碰到她深恶痛绝的性爱。

不仅如此,母亲对于妮娜处处展示家长的权威,这种权威表现为极强的控制欲。在妮娜得到天鹅皇后的角色后,母亲为她买了一个蛋糕庆祝,但当妮娜说不想吃蛋糕时,母亲立刻变了脸色,气压骤降,转身就要把蛋糕扔掉,最终妮娜屈服,吃了蛋糕,母亲的脸色才由阴转晴。

所以,在母亲的意志下,妮娜是委屈求全的:为了迎合母亲,她违背自己的意愿;为了让母亲满意,她做一个听话的“乖女儿”。在母亲的控制与强压之下,妮娜表现出母亲所认可的乖女儿形象。母亲所不允许的内容,在妮娜身上也不会显现,而这些不被允许、没有显现的内容,不是不存在,而是被压到了潜意识深处。

斯科特·派克说道:“将内心呈现出来,它将拯救你,如若不然,它将摧毁你。”在参与《天鹅湖》排练的过程中,妮娜潜意识中被压抑的一面被不断激发,那只隐藏在妮娜心中的黑天鹅,最终破茧而出。

不在压抑中死亡,就是在压抑中爆发,而妮娜选择了后者。

优秀的女人,都会活出自己的性魅力和攻击性

被压抑的动力:性与攻击性

那么,妮娜压抑到潜意识中的是什么呢?是弗洛伊德所认为的人类的两大根本动力——性和攻击性。

影片之初,舞台剧的导演托马斯要为新版本的《天鹅湖》选角,他在看完了妮娜的舞蹈片段之后对她说:“事实上,我看你的时候,你只适合演白天鹅。你很美丽、害怕、脆弱,让你来演白天鹅很理想,但黑天鹅呢?两者都要跳好很难。”无疑,妮娜非常符合白天鹅的形象:纯洁美丽、天真无邪,演白天鹅十分完美,但是,对于黑天鹅而言,现在的她缺少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性魅力。

在妮娜与王子的扮演者排练时,托马斯在一旁看着连连摇头,他问妮娜的男伴:“大卫,说实话,你想不想和她上床?”男舞伴笑了笑没有作答,托马斯转头对她说:“不,没有任何人会想跟你做爱,你跳得太冷了。”黑天鹅需要引诱王子,而此时的妮娜显然是不合格的。

在排练结束后,妮娜被单独留了下来,托马斯在舞房扮演王子带她跳舞,在多次引导未果之后,他突然吻住妮娜,用手娴熟地抚摸着她,在妮娜逐渐情动时又突然松开,丢下一句:“刚才是我在诱惑你,接下来,该你来诱惑我。”随即转身离开。

托马斯想要看到的是具有性魅力、能够引诱别人的黑天鹅。因为黑天鹅这一角色本身就是具有诱惑性的,她需要去引诱王子,所以性的魅力不可缺少——“舞者要散发出性的魅惑,要让观众爱上你。”

这一情节也是影片中的一个转折点,在此之后,妮娜产生了一些变化,她的性意识逐渐觉醒。在影片的后半部分,妮娜频频出现关于性的幻觉,并且这些幻觉大多都与她的同事莉莉有关:莉莉与妮娜欢度一夜,莉莉和托马斯在晦暗的舞台角落亲热,莉莉在舞台上抚摸王子。性就在这些幻觉中一点点地呈现在妮娜眼前。

相应的,妮娜的攻击性也在逐步显露。

当妮娜为角色的事情去找托马斯时,托马斯强吻了她,随后妮娜咬了对方,本以为角色就此泡汤,但意外的是,她竟然拿到了天鹅皇后的角色。或许,就是因为这一咬,让托马斯看到,妮娜身上还是具有一些反抗性的,而不完全是一只柔弱的白天鹅。这是妮娜第一次表现出攻击性。

而妮娜攻击性的强烈爆发发生在与母亲争执的过程中。她因为晚归,与母亲大吵一架,随后,妮娜拉着莉莉跑进自己的卧室,把母亲关在门外,喊道:“别进来,这叫隐私,我不是小女生了,别烦我。”这一表现与之前听话的小女孩截然不同。

之后,当母亲试图闯进妮娜的房间时,妮娜决绝地关上了房门,甚至夹伤对方的手也不在乎。在演出当天,母亲试图把妮娜锁在房中继续控制她,但妮娜从母亲手中抢夺了钥匙,为此不惜捏住母亲被夹伤的手。母亲跪倒在地,冲着妮娜喊道:“这个角色把你毁了,我的乖女儿怎么了?”“她不见了。”妮娜冷冷地说,随后不顾母亲的哀求,赶向剧场。

妮娜的性意识与攻击性就这样,如同冰山逐渐浮出水面,展现出那只被隐藏的黑天鹅。

拥抱内在黑暗,做真实的自己

随着剧情一步步推进,妮娜也越来越向黑天鹅靠近:先是背上有皮疹;然后在幻觉中,双腿像禽类动物一样向后弯折;左脚脚趾变成了天鹅般的连趾;接着,背上的皮疹加重,妮娜甚至还从背上拔出一根黑色的羽毛。

演出当天,妮娜正式变成了一只黑天鹅。在属于黑天鹅的一段独舞中,她两臂生出天鹅的羽毛,在雪亮的灯光里,黑色羽翼应和着音乐疯长,化为了黑色的翅膀。妮娜在舞台上旋转挥舞,将黑天鹅的嚣狂恣肆、美艳诱惑表现得淋漓尽致。灯光之下,巨大的天鹅影子与昂首的舞者交相辉映,现场掌声雷动。

在表演完黑天鹅之后,妮娜又要回归白天鹅。实际上,在她上台演黑天鹅之前,就在化妆室中杀死了幻想中的莉莉;当她演完黑天鹅之后,莉莉突然出现,向妮娜道贺,衷心地夸赞妮娜的表现。莉莉的出现让妮娜意识到,那个被她杀死的莉莉并不存在,那块插在莉莉身上的镜子碎片其实是在自己身上。

那一刻,妮娜终于明白,那些幻想中出现的莉莉,实际上都是自己。那个在昏暗舞台中与托马斯亲热的莉莉,那个抚摸王子的莉莉,都是妮娜自己。所以莉莉的脸才时常变成自己的脸。

影片最后,妮娜躺在垫子上,说了一句“我感受到了完美”。在电影开头,妮娜也曾说到完美,当托马斯问妮娜:“这四年,每次你一跳舞,我就觉得你太执着,要把每个舞步跳到完美,但我没看过你真情流露,一次也没有。这些原则所为何来?”妮娜喃喃地说:“我只是力求完美,我想要完美。”托马斯回答她:“完美不只是掌控而已,完美同时包含放手,让自己惊艳才能惊艳四座。超越,很少人办得到。”

完美不是将每个动作都做到完美,而是流露真情,将内心真实的感情释放出来,放手,let it go,这也是托马斯反复对妮娜说的。不拘泥于自己,不拘泥于原则,让真实的自己绽放,这才是完美。

而妮娜之所以没有真情流露,是因为那些情感都被压抑了,它们隐藏在潜意识的黑暗之中,不被看到、不被认可、不被呈现,所以它们只能以另一种方式展现出来。对于母亲的反抗之心,对于性的渴望,这些隐藏在光明之下的黑暗,并没有被妮娜意识到,但它们也是妮娜的本性,是她没有看到的真实的自己——世人面前的白天鹅,心中都住着一只黑天鹅。

最终,妮娜在舞台上得到了她想要的完美,她尽情地演绎了黑天鹅,充分地呈现了那个潜意识中被压抑的自己——那个她渴望成为却不被允许的存在。黑天鹅与白天鹅的死亡也是黑天鹅与白天鹅的合一,是意识与潜意识的融合,这才是真正的自我。

一个人如果想成为一棵树,树冠要伸向光明,伸向天空,舒枝展叶,树根却要伸向黑暗,伸向大地,扎根打底。而自我这颗树如果想要茁壮成长,也不能只有光明的树冠,而没有黑暗的树根。

黑暗,其实也是你的力量和生命,看到它、承认它,才能让它更好地为你提供养料。所以,碰触、理解、拥抱、活出被自己视为不好的感性力量,才能让你呈现出最真实的样子。

自由的真谛,是拥抱了内在黑暗后达成的一种淋漓尽致的状态。

精品测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