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魔灵星座首页
  2. 心理百科
  3. 两性心理

活爽了的女人,在性和钱上从不亏待自己

1.我决定不调解了,我要离婚来访者坐到我对面,这是她第56次咨询。她显得很生气,似乎稍稍踟躅,又显得急不可耐地告诉我:刘老师,我决定不调解了,我要离婚。我有点吃惊。不是没有讨论

1.我决定不调解了,我要离婚

来访者坐到我对面,这是她第56次咨询。

她显得很生气,似乎稍稍踟躅,又显得急不可耐地告诉我:刘老师,我决定不调解了,我要离婚。

我有点吃惊。

不是没有讨论过这个话题。

一年多以前,来访者因为两性关系问题,走进咨询室。三个月前,在我的介绍下,夫妻开始接受另外一位咨询师的婚姻咨询,同时,她还继续在做个人咨询。

今天,她告诉我,她决定离婚。因为,她开始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性”。

“真是辜负了。”

她告诉我,曾经,她觉得“性”简直可有可无,她几乎意识不到“性”的存在,以及这竟然可以是一个问题,更意识不到自己有这个需求。她说:“现在,我想想自己美好的5年的大好时光,五年啊,身体最好的状态,没关注过自己的需求,没好好地满足过自己,我觉得好后悔,好懊恼,真是辜负了自己。

2.性就那么回事,例行公事,我没什么要求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很多女性,因为两性关系,走入咨询室,但是,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不会自己主动提到“性”。似乎,在我们的生活中,“性”是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的特殊存在,跟现在自己的生活,没什么关系。而,即便我们谈到这个话题,多半也是一两句话一笔带过,敷衍了事,意思更是趋近于一种高度一致的轻描淡写:就那么回事,例行公事,我没什么需求。

这种描述本身,就尽显苍白。这种苍白,让人感受不到这个话题本身应该带有的兴奋和冲动。

活爽了的女人,在性和钱上从不亏待自己

就好像文章开篇提到的这位来访者的这句话:“真是辜负了。”

这句话击中了我。

那已经远远不是“性是否满足”本身,而似乎是什么东西被生生憋住了的感觉。

这是一种自我抑制和限制。也就是说:我们限制了自己需求,抑制了自己潜能的发挥。

比如,女性对性的需求,被羞耻感所覆盖,承认自己对性的需求、享受性爱过程带来的愉悦感和满足感变得非常困难,更遑论,女性进一步提出自己对性的要求。久而久之,我们干脆直接阉割掉自己的这个需求。就这样,对性需求,来了个彻底的隔离和压抑。

抑制自己潜能的发挥,其实就是抑制了自己的生命力。

再比如,在自我抑制方面,我们对“钱”的态度,也特别典型。就好像,很多时候,我们很努力,就是挣不到钱:即便能力不错,早出晚归,足够努力,生活却总是不咸不淡,丝毫不见起色,几乎原地踏步。直到磨尽人的所有拼劲儿,让人绝望。

3.你真的敢让自己过上“有钱后的美好生活”吗?

我们的生命力在多大程度上展开,决定了我们的生命品质。

造成这种自我抑制和限制的原因很多,比如,对父母的过度认同。

心理咨询同行之间有一句玩笑话:我就没见过有几个人能顺利度过俄期的。一个认识的误区是,有的人认为,俄期的问题,可能更多表现在“性”方面,以及由此延伸到“两性关系”方面。

事实上,“俄期问题”当然不仅仅局限在3-6岁阶段,而且,不仅仅局限在“性”以及“两性关系”,而很可能会体现在生活的很多方面,甚至是钱的方面。

我的一个从事互联网的朋友,她跳槽的时候,面试的新公司,同一个职级要招聘两个人。最后,公司问他的期望薪酬,她说了自己的期待数字,最后,成功应聘。入职后,她发现,同职级新应聘入职的另一个人,工资比她高出50%。她很后悔,说,如果当初自己“敢”多说一点就好了。

她跟我懊恼不已的时候,我问了她一个问题:你真的“敢”让自己过上“有钱后的美好生活”吗?

即便我们每个人都很努力,但是,我们可曾“敢”去想象,自己有一天,真的过上了自己梦想中的生活?真的能想象到那个场景吗?真的能想象,自己有一天真的能实现它吗?

从钱发散开,推而广之,影响到的,还有我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我们敢不敢让自己过的更好?敢不敢走入更亲密和谐的两性关系、组建更美好的家庭?敢不敢去实现自己的抱负、伟大的愿景?敢不敢去努力实现自我的价值?

4.你敢比父母过的更好吗?

认同的固着会导致什么问题呢?

不但,不敢让自己过上“有钱后的美好生活”,更不敢比父母更优秀,不敢比父母过的更好。

当然,这一切是在潜意识层面发生的。意识层面,我们会告诉自己:我要努力赚钱,这样,我就能过的更好,也能让父母过的更好。

活爽了的女人,在性和钱上从不亏待自己

这样的例子简直随处可见。

我的一位女性来访,她本人从事销售工作,非常能干,终于,得到升职机会,薪酬翻倍。然而,升职后,她焦虑不已,并且在不久后突然辞职。辞职后,很多猎头提供的工作机会甚至比辞职前职位和收入都更好。但是,最后,她还是“鬼使神差”般地找了一份比现在职位低、薪酬也要低一些的工作,才肯安心上班。也许,她并不会觉得自己真的能配得上升职后那个更高的职位,更无法安心让自己领取高薪,“钱,一定要非常努力才能挣到”。潜意识中,自己“害怕”挣更多的钱,过更好的生活,总觉得那个位置,那个生活,那个图景,不属于自己。

似乎,钱在她这里,是留不住的。

如果我们从小住的是小房子,同时,我们的俄期冲突非常严重,那么,也许我们一辈子都住不进大房子。现实层面,一定有一些客观因素,但是,别忘了,面对这些客观因素,是我们自己做的主观选择。潜意识的真相很可能是:你在千方百计地不让自己多赚钱,不让自己过上渴望的“有钱有闲追求理想”的高品质生活,千方百计地不让自己住进大房子。

想想,也是让人唏嘘。

而总有人能做出不同的选择。我的一位朋友,两年前离婚。而2019年,当我再看到她时,是她在各地旅居的生活。我开玩笑地问她:你发财了?天天跟富婆一样,云游四方。她笑着摇摇头,反问我:“一定要发财才能这样吗?你也可以啊。”我们当然在努力工作、赚钱。可是,归根到底,不是钱限制了我们,而是我们的思维。比如,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同样这些钱,我们选择了不同的方式去处置。有的人选择投资自己,学习、充电、提升后,反过来能挣更多的钱;用更多的钱,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去旅行、去吃、去玩、去生活、去体验,去让自己变得更漂亮,也活的更漂亮。

精品测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