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魔灵星座首页
  2. 心理百科
  3. 两性心理

“捞偏门”的女人,哪有弱角色

今天的故事有点毁三观,但这个社会上的确就有这种人,而且还很多……37岁的鞠菁高挑漂亮有气质,谁都看不出她的孩子已经上初中了。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漂亮有魅力,她自己任职于知名企业

今天的故事有点毁三观,但这个社会上的确就有这种人,而且还很多……

37岁的鞠菁高挑漂亮有气质,谁都看不出她的孩子已经上初中了。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漂亮有魅力,她自己任职于知名企业,是很多人都羡慕的人生赢家。

但在8年前,鞠菁总是抱怨日子过得寒酸,特别觉得对不起母亲。母亲是小三上位,鞠菁出生那年,她26岁,丈夫56岁。

鞠父是大学教授,和原配生了一对儿女后,遇见了在书店打工的鞠母,被她的清纯漂亮所吸引。鞠母当时年少无知,对他的书卷气迷得不行。

为了和原配离婚,鞠父不惜将两套房子和所有积蓄都留给了前妻和孩子,跟鞠母住在学校分的一套一居室里。两人没举行婚礼,没有戒指,也没有婚纱照。

鞠菁小时候,总听母亲谈起自己当初和父亲相爱的细节,很浪漫。虽然母亲没工作,一家人在一套不足25平米的老房子里,但她觉得自己很幸福。

“捞偏门”的女人,哪有弱角色

然而,上初中后,鞠菁常常听母亲抱怨,说当初丈夫和前妻闹离婚时,应该多争一套房或积蓄;婚后,她应该多督促他兼职赚外快,不然就不会这么穷。

父亲退休后生了一场大病,母亲累得不行,跟女儿说,后悔当初嫁给他,因为以她当时的美貌,如果想嫁个有钱人,一点都不难。

父亲的同事都有好几套房,开好车,唯独他带着妻女,蜗居在陈旧逼仄的房子里。可如果他不出轨、离婚,大概生活也会很优渥,但那样的话,世上就没有鞠菁了。

不过,父母对鞠菁一直是富养,吃的、穿的比同龄孩子好,还舍得花大价钱给女儿报兴趣班。鞠菁很争气,从小到大是学霸,上的是重点大学。

父亲以她为傲,母亲不时提醒她,一定要找个家境好、不缺钱的男人结婚。母亲还说,鞠父又老又糊涂,靠不住,这辈子,她就指望鞠菁了。

上大学后,父母就开始帮她物色男友,要么是海归,要么自己开公司,要么是富二代或官二代。但无论对方多么喜欢她,鞠菁就是找不到感觉。

后来,鞠菁爱上了大学同学陈谦,他高大英俊、才华横溢,不过家境不好。尽管母亲以断绝关系为由阻止,但2005年,鞠菁还是和陈谦结婚了。

结婚第二年,两人东拼西凑,按揭买了一套房。陈谦工作努力,还做兼职,收入还行;鞠菁单位好,收入比丈夫高。尽管如此,两人依然过得拮据。

7年后,陈谦提出,卖掉小房子再买套大点的,把岳父母接过来住,结果岳母不同意,还说自己生了个傻女儿,明明可嫁达官贵人,却偏偏要跳火坑。

看到丈夫闷闷不乐的样子,鞠菁突然觉得母亲说的话没错。放眼周围,她儿时的玩伴、大学闺蜜,但凡有点姿色的女人都嫁得很好,大多住豪宅,开好车,有的还住上了独栋别墅,父母家人也跟着享福。

鞠菁跟她们抱怨,没想到有人回答说:“现在找也不迟,你有姿色,机会多多。”

的确,无论是工作之便,还是朋友介绍,鞠菁多的是机会接触有钱人,追求她的男人并不少,一开始,鞠菁不为所动,觉得不能背叛陈谦。

但随着孩子慢慢长大,父母一天天老去,她的想法改变了。

“捞偏门”的女人,哪有弱角色

30岁那年夏天,她去广州出差前夕,巩固城打来电话,趁孩子放暑假,让她带上父母和孩子一起去广州玩。

巩固城是鞠菁的大学校友,比她大12岁,经营着一家上市公司,两人因校友会相识,他主动提出跟她所在的公司合作,多次表达出对她的好感。名贵化妆品,奢侈包包,他每次见她都会送礼,她也不拒绝,但刻意保持着距离。

这一次,她答应了巩固城的提议,让她给父母、儿子定了商务舱机票,安排一家人住五星级酒店。鞠菁对父母谎称,这是公司对资深员工的奖励。

当巩固城派司机开车带鞠菁的父母、孩子旅游时,她则去了他的郊外别墅。

5天4晚,两人相处默契和谐,鞠菁表现不俗,巩固城出手不凡,直接问她要换车吗?她说不要;那买一块好点的手表吧?她也不要。

然后,他笑着给了她一张银行卡,66万,说,你看中什么,就自己买吧。

两个人每个月见一两次面,趁鞠菁出差或陈谦出差的日子。巩固城对她很大方,每次见面都五万、八万地给,说是旅费什么的。

男方有家室,鞠菁没打算离婚,这样的关系简单明了没负担。

跟巩固城在一起半年后,鞠菁又被吴洲示爱,吴洲和她同岁,经营连锁超市,中专学历但身价上亿。两人同城,吴洲出手更大方,鞠菁则随叫随到。

鞠菁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既不内疚,也分身有术。

母亲60岁生日前夕,鞠菁送了一份大礼:一套郊区联排别墅,房产证是老太太的名字。她高兴得不知所以,也没问钱从哪儿来的。

怕父亲追问,鞠菁谎称别墅是移民到国外的闺蜜的,她不想卖,又不想出租,于是让鞠菁帮忙照看。

父亲深信不疑,陈谦也没多问。鞠母心知肚明,却什么也不说。

傍上了金主,但鞠菁财不外露,衣服鞋包都是平价品牌,工作上兢兢业业,在旁人尤其是丈夫陈谦眼中,她依然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贤妻良母。

几年过去,她前后跟了6个男人,得到“报酬”近千万,除了父母住的别墅,她给了母亲200万养老钱,还多次带她出国。

父亲年纪大了,不愿出去走,但母亲喜欢旅游、购物,无论多贵,鞠菁都给母亲买。不用她交待,母亲总是告诉老伴和女婿:她的名牌衣服和包包,都是A货。

吴洲曾想离婚娶她,她也一口回绝。鞠菁从未想过和陈谦离婚:他对自己、孩子和父母都没得说,虽然挣钱不多但热情专一。这样的男人,鞠菁哪舍得放弃呢?

2017年,鞠菁父亲离世。老头仅给她留了30万遗产,但她对陈谦谎称父亲给了她500万,说是卖字画的钱和出书的版税,陈谦深信不疑。

后来,鞠菁在日本京都买了一套房,因为她想着等儿子初中毕业后去日本留学。

母亲依然在郊区“帮女儿闺蜜看别墅”,老太太健身、旅游,被很多老头子追,不知过得多潇洒。

鞠菁准备40岁后彻底回归家庭。如果哪天丈夫发现她的秘密怎么办?连母亲都说,只要她有钱有房,离婚不是坏事,没准下一个男人更好呢……

鞠菁是看到我写的一系列渣女故事后,忍不住“技痒”而分享自己故事的。不过,她一再强调,自己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让父母的晚年过得优渥一点。

当然,不管打出什么旗号,都无法掩饰她贪婪的本质,哪怕真是出于“孝心”。从道德上判断鞠菁的行为很容易,那就是一个字:渣。不过,我更在意的是,鞠菁的经历背后,蕴含着的某些人性的坑,值得人们警惕。

第一,父母是孩子的镜子,鞠菁喜欢“捞偏门”,与父母的影响脱不了干系。

鞠母年轻时爱上已婚老男人,插足别人家庭的行为,并不值得称道,可她却在鞠菁小时候,极力美化这份爱情,让鞠菁从小就认为:爱情大于道德,跟有妇之夫有染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为她日后出轨捞金,埋下了伏笔。

此外,鞠父是典型的出轨男,而她从小就尊敬父亲,不会觉得父亲的行为有什么不对。自然,她对于那些出轨男人,从内心里也不会产生恶感。

诚然,我们不应该因父母的过错而去歧视孩子,但人们一定要明白:父母的结合假如“不道德”,确实可能会影响到孩子的三观。

所以,无论是出轨者还是小三,不能只考虑自己,也要为下一代考虑。

第二,鞠菁既然那么贪心,为何当初不干脆嫁给有钱人,而是要让老公背锅?

对于女人来说,27~30岁,是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前,可能因为经历的世事不多,对生活的认识不足,依然对爱情和婚姻有很强的幻想。

这一点,在鞠菁母亲身上体现就很明显。在鞠菁小时候,鞠母是真的感到很幸福——她打败了另一个女人,嫁给了心仪的男人,赢得了爱情大战的胜利。

然而,等到鞠菁上了初中,鞠母年近不惑了,终于醒悟过来:自己嫁亏了,跟着鞠父,没有享到什么福,反倒一直生活很拮据。所以,她天天抱怨……

对于鞠菁来说,同样如此,一方面同情母亲,另一方面又渴望纯美浪漫的爱情。直到,结婚几年后,被生活教育了,这才幡然醒悟……

第三,男人有时不要太自信,有可能被女人玩得很惨,直面现实更靠谱。

大家可能会疑惑,鞠菁明明有机会上位,她为何还是选择跟迪奥丝老公在一起?

其实,鞠菁想得很明白,这些有钱男人,谁都不是善茬。吊起他们的胃口后,让他们爽快买单,容易;如果寻求上位,游戏规则就变了,她只能选择“重情不重利”,而这容易导致竹篮打水一场空。

即便上位,这些男人也不是傻瓜,必然在财富方面设置一道防火墙,她或许能过上优渥一点的生活,却没有自主权,更不能实现真正的财务自由。

最重要的是,情势变了,她会从被追求者变成跪舔者,要求这些有钱男人在婚后还对她百般呵护,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是,她却要面对外面狂蜂浪蝶的进攻。

与其如此,她还不如东捞西抠,集腋成裘,自己变成富婆。

由于鞠菁的B格、收入始终比老公高,而且有手段,老公对她一直言听计从,呵护有加。两相比较,鞠菁选择跟富豪暗度陈仓、跟老公琴瑟和鸣,是最优选择。

即便老公有一天知道真相,但她有颜、有钱(在父母名下),也不用担心什么。

鞠菁的心思,我们明白了。那么,我们如何看待她背后的这些男人呢?

很多迪奥丝像陈谦一样,希望娶到高B格女神,这个可以理解。但是,女神不可能永远靠仙气生存,假如你能力有限,你怎么养护她呢?

世俗一点说,女神是稀缺资源,是奢侈品,而众所周知,奢侈品太娇贵,不耐整,而且很费钱。

女神从来不乏追求者,即便已婚有娃,依然会被各色男人追求。一旦她们对生活产生了不满,红杏出墙的概率就太大了。

所以,身为迪奥丝,追女(男)神之前,一定要考虑追到手后,该怎么办?

而对于巩固城和吴洲这些好色富豪来说,他们以为自己花钱玩弄了鞠菁,却不知道自己也被对方玩弄,以为自己是她惟一的情人,孰料背后“同情兄”一串……

捞偏门的女人,哪有弱鸡子?这么多男人掉进同一道阴沟里,一个个还自鸣得意。看到这里,你是否不由得潸然……大笑?哈哈哈!

精品测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