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魔灵星座首页
  2. 心理测试
  3. 心理百科
  4. 两性心理

中年女人,一群最有资本出轨的女人

当大多数男人洋洋得意于自己人到中年的魅力时,他们忘记了:中年女人,其实已经进化成为全宇宙最高等的生物,她们才是一群最有资本出轨的女人。母系氏族社会,广大妇女同胞就像一个蜂王,只

当大多数男人洋洋得意于自己人到中年的魅力时,他们忘记了:中年女人,其实已经进化成为全宇宙最高等的生物,她们才是一群最有资本出轨的女人。

母系氏族社会,广大妇女同胞就像一个蜂王,只要坐在窝里,没事儿上上炕,有事儿生生娃,就把那些男人像工蜂一样使唤:尽情采花,可劲儿酿蜜,还不知道哪个娃是自己的种。

后来男人仗着自己身体强壮,渐渐在体力上征服了女人,慢慢主宰了这个社会。他们还是尽情采花,可劲儿酿蜜。不同的是,他们已经能够分清哪个孩子是自己的种。

这真是人类社会的一大进步。

中年女人,一群最有资本出轨的女人

只是男人这种生物,也许是上辈子做工蜂的原因,采花上了瘾,总觉得天下的鲜花都是他的地盘。于是乎,三宫六院,妻妾成群,稍微有点经济实力就恨不得享尽齐人之福。

于是,我们广大妇女不得不退居二线,缠起小脚,收腹缩肩,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贤良淑德的中华小媳妇:行不露足,笑不露齿。

那时候的我们,从出嫁的那一天,就被剥夺了很多珍贵的东西,比如处女膜,比如姓氏。从此,我们的名字就被叫做王张氏,李刘氏,郑何氏······

然而谁也没想到,历史的车轮滚到今天,我们居然又回到了母系氏族社会!

有多少孩子在作文里写道:家里除了妈妈,几乎见不到爸爸的影子。早上睁开眼是妈妈,晚上闭眼前是妈妈。给我做饭的是妈妈,陪我看病的是妈妈,为我讲故事的是妈妈,陪我写作业的是妈妈,连打我骂我的,都是妈妈。

爸爸去哪儿了?

原来,他们跑到湖南卫视录节目去了。这档真人秀,绝对是一部活生生的编年史,一本赤裸裸的非虚构文学作品。

中年女人,一群最有资本出轨的女人

时至今日,女人对男人的需求已经降到了冰点。

谈恋爱的时候,我们对未来老公的要求是:男的,活的,帅的,有钱的,有情趣的,有爱心的,爱我爱到死去活来的······

结婚后,我们对老公的要求只剩下了一点:活的。

是不是男的都已经不重要了,反正那点也用不上。

有个姐妹说,她老公总嫌她不够温柔,对她的称呼从娘子、媳妇儿到母大虫,生生把她从一个高等动物变成了食肉动物。

刚结婚时,老公恨不得把公司开在床上。后来,经历了世事变迁,床还在,床上运动没了,多年的夫妻终成兄弟。

不是她不想。每次孩子半夜哭闹,老公都假装失聪,睡得像一个二百多斤的婴儿。她咬牙切齿地喂完奶,换完尿片,再看看身边那个巨婴,一切性冲动都转化成打人的冲动。

谈恋爱时出去吃饭,吃完起身穿大衣时,老公都会细心地帮她撩起头发,等大衣穿好再放下来。现在,她起身刚要穿大衣时,他已经在饭店门外了。

她不止一次地哀叹:特么女人为什么这么累啊!

婚前:

男:上班。

女:上班。

婚后:

男:上班。

女:上班+管孩子吃饭+睡觉+穿衣+陪孩子玩+督促学习+接送课外班+生病去医院+参加孩子各种活动!+做饭+洗衣+搞家里卫生+双方父母的嘘寒问暖+人情礼节+乱七八糟一大堆的杂事……

别问我为啥脾气变得这么火爆,要是有人替我干这一堆的事,我也会很温柔!

有几个姐妹遭遇了老公出轨,不外乎是老公嫌她们不够味儿。

这真是悲哀。历史发展到今天,哪个女人不会几种看家姿势。中年女人要是骚浪贱起来,基本上就没有外边那些小三什么事儿了。

不信你们到那些妇女聊天群里卧一下底,保证叫你大开眼界,那尺度,那话题,简直就是一本少儿不宜百科全书。

只是和外边的那些妖艳贱货比起来,她们是真不正经,我们是装不正经。

我们那故作豪放的姿态,掩藏着一颗颗支离破碎的心啊。唉,得不到身体上的安慰,只好过过嘴瘾了。

外边的女人不用闻你的臭袜子,不用在你面前穿着睡衣刷马桶拖地板,不用擦洗你烂醉如泥酒臭熏天的身体,不用伺候难以沟通的婆婆,不用应付时时挑剔的小姑子,怎能不妩媚动人?

不要相信在野党,谁上台都一样,你的新欢不过是别人玩腻了的旧爱。

你们以为我们这些中年妇女真的就没人爱了吗?其实比起男人,我们更有出轨的资本和体力(此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中年女人,一群最有资本出轨的女人

论相貌,我们正是蜜桃成熟时;论技术,我们十八般武艺样样都会点;论财力,我们包揽了百分之八十的奢侈品。

钟丽缇、俞飞鸿,这些中年女人一个比一个活得滋润,活得漂亮。世界已经变天了,当油腻大叔被小鲜肉打败了的今天,自然界正在悄悄发生变化:得中年女人者得天下。

只是我们轻易不会出轨,因为经过十几年的斗争,我们已经明白了一个深刻的人生哲理:天下男人皆死猪,好歹他是娃的爹。

其实,作为男人同床共枕多年的兄弟,中年女人深深地明白:男人,也很累。

虽然我们不说,但我们知道,男人常常隐藏自己。摔伤磕碰,悲伤痛苦,他们没有地方哭泣,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贴上“娘炮”的标签。在父母、妻儿面前,他们会永远如充气娃娃一样饱满和坚挺。

跟老婆争辩,明明逻辑思维能力更胜一筹,却不得不被一句“你这么斤斤计较,真不像个男人”打败。

他们不敢宣泄自己的情绪,只能点一支香烟,安静地看着它在黑暗中闪烁,安抚自己的灵魂。

他们由青春到油腻,由清纯到世故,从小鲜肉到老腊肉,逐渐松弛的除了皮肤,还有那曾经年少的激情和浪漫。住房、工作、家庭,让他们的梦想里只剩下两个字:生存。

他们不但总是纠结于“妈妈和老婆掉进水里先救哪个”,还要日复一日地回答女人们那个经久不衰的世纪问题:“你到底爱不爱我?”

没办法,中年女人就是这样善解人意。我们知道自己的缺点,虽然我们不会改。

哪怕已经坚硬如铁,在自己的男人面前,中年女人也想让自己得到被呵护的感觉。

只是男人不知道,女人其实很好哄,一句甜言蜜语,一个温暖的怀抱,或者一份贴心的礼物。

女人是水做的,有水的柔情、坚韧和宽容。生活再累,也要坚持前行。中年女人早就从真真切切的生活里领悟出生活的真谛,那就是:爱自己!

聪明的女人不会轻易出轨,但一定会让自己保持出轨的能力。

就连莫言老先生都说过这样的话:找一个中年女人做情人,是世界上最难和最荣幸的事。

能被中年女人看上,才是男人最大的骄傲。

因为,中年女人不好追、不好骗,但好玩。

精品测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