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魔灵星座首页
  2. 心理测试
  3. 心理百科
  4. 两性心理

人有贪性也有贱性:婚内不受罪,婚外找罪受

我是你的铁粉,几乎每篇必看,前些日子看到公众号里一些颠覆三观的男女主,都有些忌惮了,深思你的分析才放心,不论别人怎么物欲横流、色欲迷香,你的三观还正正地放在那里。你最懂“中年少

我是你的铁粉,几乎每篇必看,前些日子看到公众号里一些颠覆三观的男女主,都有些忌惮了,深思你的分析才放心,不论别人怎么物欲横流、色欲迷香,你的三观还正正地放在那里。

你最懂“中年少女”的苦辣酸甜,所以我也把你推荐给了我的几个闺蜜。现在把我们的故事写出来,希望听听你的评论,给些生活指南。

先说说蕙,她是我的大学同学,毕业后我们留在了同一个城市。

蕙很有古典美人的特质。特别是她的长相,她的额头发际尖锐,俗称“美人尖”,相学称这种为发尖冲印,这种人的感情丰富,心思细腻。蕙上大学时不乏追求者,但最终是蕙的高中同学——宇捷足先登抱得美人归。宇不爱学习,高中毕业就融入了社会。那时候,宇同学每次送她上学都追着列车跑很远很远,不舍到泪流满面。

我们毕业后留在 C 城,宇同学也转战到 C 城打拼,从给别人当司机开始,到现在也是个小老板了。蕙结婚时租的是最便宜的小平房,没一件像样的家具,那时同学们都为蕙婉惜,觉得她在大学里找哪个也会比现在日子舒服。但他们两人就是这样白手起家,到现在有了三套房、五辆车(三辆工程车),于是同学们又都羡慕起蕙找了个好老公。

其实,蕙现在虽然富有,却远没有贫穷时快乐。两年前,她老公出轨了,蕙是从微信聊天记录发现端倪的,气得她两天不吃不喝,她老公才妥协,说自己只是嘴上花一花,赌咒发誓没有发生实质关系,并和那女的断了所有联系,又千方百计地讨好她,可蕙从此也落下了后遗症,再也做不到像从前一样相信他了。

后来,她老公为了证明自己的忠心,就把生意都交给哥哥,自己只摇控指挥,用大把时间来陪她,她也主动参与进老公的生意,危机才算解除。

蕙还说,随着钱赚得越来越多,她老公的毛病也多起来,天天像大爷一样不做家务,蕙出差时,他就天天带儿子吃饭店。这也不打紧,不能忍受的是,每次找完衣服,衣柜门都不关一关,脏袜子也随处丢。蕙指责他,他就会说我娶你是干啥的?累着你了吗?你别觉得你有个班上,你那班一月才赚几个钱?蕙本就不擅争吵,只有生闷气的份。

蕙不止一次地和我说,婚姻双方的受教育程度也要匹配,否则两人都不好受。

我与她老公的接触很多,感觉他是一个很 man 的男人,能张罗,虽然有钱说话气粗些,但人还是很善良的。蕙在公司也有几个男粉,但没有走太近的,如果哪个男粉电话一多点,她老公就开始接蕙的电话,弄得人家不得不避嫌。蕙很少外出应酬,偶尔有同学间的聚会,也得带上她老公,否则他会不高兴。

蕙是被宇同学感天动地地追求结婚的,但婚后付出忍让得也最多。

接着说说芷,她是我大学同学的前妻,却成了我的闺蜜。

芷是某王爷的血脉,如果不是解放,她可能要做贵族,所以芷对一般男人都很不屑,包括我的同学。其实我没感觉我同学有什么不好,因为多数人都是他的样子,踏踏实实做他的教师,辛辛苦苦养家糊口,为了柴米油盐精打细算。只不过芷是要叱咤风云的人物,她要的是敢作敢当能和她一起大风大浪折腾的大男人。

芷原本是体制内的人,做了个不大不小的领导。生活安逸,日子平淡,换了别人一般也就循规蹈矩地过下去了。可芷不是这样的,她不甘平庸,她的家族多有发家致富的,所以芷也辞职了,和亲戚一起做生意,并着着实实赚了一笔钱。

只可惜好景不长,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吃喝风一下就被刹住了,她投资的高端白酒积在手里卖不出去,重金投资的会所门可罗雀,并很快关门大吉,她也一下子从富婆变成了负债人。

我那大学同学哪见过这样过山车似的,坚决要她收手。但她哪里肯就此扼杀梦想,虚拟货币、基金股票,什么她都上手。彼此的方向路线严重分歧的结果就是各走各的,所以他们离婚了。

离婚不能说是芷的错,也不能说是我同学的错,只能说是格局和三观不同使得原本的两个好人就此分道扬镳。我理解我同学,因为我也是像他一样的芸芸众生;我同样也理解芷,因为我也是有梦想的人,很欣赏她负重前行,热情不减,依然保持的优雅姿态。

芷幸福吗?她外表风光,内心彷徨,失败没有人安慰,成功也没有人分享,是孤独的,可怜的。芷从没放弃寻找幸福,但实际上却难得找到合适的人,因为一个强悍的男人不愿意找同样强悍的女人,强悍的女人又不屑于找弱于她的男人。这是一个死局。

前一段,她用一周赚了 10W ,她说她曾经被人坑了 10W ,但她信佛,讲究缘份,所以没争没恼,现在不是都回来了吗?所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怎么争也不会是你的。我不置可否。

我和她交好,是因为我同学是她老公,现在他们离婚了,我们的感情却没变,因为这种感情是很多事情铸造的,随便举个事例吧:我和男友即将结婚时,她死活不同意,说那男孩配不上我,把电话打到我家,劝我父母阻止我的婚事,还大肆发动我的同学来毁婚。

后来,我还是和男友结婚了,婚后却和他家打得人仰马翻,几次弄到要离婚,又诸多原因没离成。这件事让我深刻认识到芷是对的,芷能对我的事情这么奋勇,让我感动至今。芷是能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她会是我一辈子的朋友。

她的前夫说她只适合做朋友不适合做妻子,我却觉得是好女子没有好男来配。

人有贪性也有贱性:婚内不受罪,婚外找罪受

再说说兰,她是我的高中同学,学霸,因家庭条件不好,本科毕业后在一个十八线小城市做了一名医生。

兰与老公是一起实习认识的,当时兰是实习医生,她老公是贫困山区与北京对口支援来进修学习的。也是兰的圣母心作祟,同情起这个山区来的小医生来,小医生一顿追求,就把兰带回了家乡小山城。小城的医院正缺医生,就把兰留下了。

以前医院的诊费是极低的,全要以药养医,她是良心医生,从不赚取开单提成,从不给病人过度检查,更不会过度治疗,所以她这个专业最强的医生,却是收入最低的医生。

同时,她的这些做法也导致了各方不满:领导不满,觉得她不为医院增收出力;同事排挤她,因为辅助科室、药房都是要靠医生开单、开方赚奖金的;有些患者也不理解她,质疑她开的药忒便宜,是好药吗?她老公也怨她,说人家医生每月上万地拿,你就那个死脑筋,和钱有仇吗?她娘家有了大事小情也要和她要钱,因为她是娘家卖牛供出的大学生,索取回报也是理直气壮。

即便如此,兰也一直坚守着职业道德,曾一度患了轻度抑郁症。

几年前兰的医院成立康复科,她主动去做康复医生,在那她只管为病人治疗,不涉及大处方,烂检查,不必再打良心坚守战。她的病人多,靠着技术赚良心钱,日子也比以前好了很多。

兰对我来说是神话一样的存在,是这世界上稀有的净土,就像她的名字,“空谷有佳人,倏然抱幽独。东风时拂之,香芬远弥馥。”

最后说说我自己吧,我老公是典型的妈宝男,这样的日子想必大家也能想象到,说起来都是泪。

你说人与人的关系是在斗争中确立的,我深以为然。

我婆婆强势了一辈子,面对我这个儿媳妇自然不会手软。曾经因为我没有帮忙做饭,她指桑骂槐地骂了我一下午,我老公和公公也就坐在她跟前听了一下午。

我当时在其他房间,还以为婆婆是在骂公公,知道了是骂我,我就抱孩子走呗。但公公不让走,把我推搡到墙角,婆婆举起手要扇我耳光。还好我老公抓住了婆婆的手。我也放狠话:你今天打我,我就报警,谁都别想好过。婆婆才不敢打了。

我要离婚,我老公怕了,苦苦相求,我说不离可以,我不和你家来往,你怎么孝顺,我也不拦着。

后来,我老公的工作节节失利,我的工作节节攀升,他家有事还要求到我头上,婆家人巴结我还来不及,他家我想去就去,想不去就不去,只要年节的礼到了,他们也不再说什么了。

细思日子过得够平淡、够委屈、够窝心,却还没到离婚程度。也许我会离婚,只是不知是什么时候。但我明白了安全感绝对不是来自男人,老公也好,情人也罢,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自己的父亲是无私地爱你,不会再有其他男人。

不管是强悍的芷,还是高洁的兰,亦或是平凡的蕙和我,我们都在努力地生活,做的是好人,拼的是能力,本想像做事业一样经营生活,然而生活却远不及事业光彩,我们都在婚姻生活中疲惫不堪,灰头土脸。真的好迷茫啊!

分割线

作者评论:

望月姑娘似乎得到我的真传了,主人公的名字起得好好啊!蕙,传统贤惠;芷,操蛋扯蛋;兰,惠质兰心;自己望月,鸡毛蒜皮婆婆妈妈心烦意乱得抬头望月来平衡自己的浪漫少女心。

望月姑娘这篇文章的原标题是《少妇们的精神困惑》,举这四个姑娘为例挺有代表性的,她们各有各的困惑。

大文豪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

开公众号两年,对这句话我开始有点怀疑了:真的有所谓的幸福婚姻吗?

托尔斯泰说的那种幸福婚姻大概就是:

老公宠,孩子乖,公婆怜,一双阳春手不沾水;

工作好,离家近,闲时多,两只丹凤眼善盼睐。

但是你造吗,当幸福得淡出了水来时,你们就开始蠢蠢欲动了,心思就不甘于被所谓的幸福婚姻禁锢。

我随便截屏和其中一个幸福女人的聊天,你们看看:

人有贪性也有贱性:婚内不受罪,婚外找罪受

( ↑↑↑ 与读者聊天截图 )

和我聊天的这个读者,和我提到的另一个读者,都是在婚姻中拥有托尔斯泰式幸福的女人。

结果怎么样呢?

太无聊了,找个小鲜肉来睡一睡。

和我聊天的这个妹子,胆子小,准备了一年也还没有行动,但是那个心急火燎、不服不忿啊,看见别人出轨她没有,就好像别人都趟过了河只留她一人在岸这边一样。

所以我就拿另外一个“行动派”来嘲笑她,这个行动派,以前也在我这写过文章,当时是第一次出轨,现在是有第二个男人了,不不不,前段时间是第二个,现在正在撩第三个了。因为她也长得漂亮,排队的人多,她就随便挑顺眼的。

她老公在华为,金多陪伴少,她缺人不缺钱,所以奔驰男宝马男她都看不上,就喜欢帅帅的那种刚毕业的大学生。

大家都知道的婚姻幸福还出轨的有著名的国际学霸,她老公的照片我见过,真真的高大白净帅气,样子有点傻萌傻萌,对她也是疼得不行,但是呢,她没有了挑战性,就去“盲式出轨”菜农,后来又搞了一个特工,还好很万幸,这两次都没有被发现。现在她看透了,觉得没意思,把自己能量足足的内心小宇宙拿到事业上去爆发,现在在一个世界 500 强企业给老板当秘书。

我随手举这三个婚姻幸福姑娘出轨的例子是想说,你以为你幸福了你就甘于岁月静好吗?我相信有这样的女子,但更多的,“婚姻在于折腾”,跟自己的男人没有什么好折腾了,就去折腾别人的男人。

伏尔泰早就说,生命在于运动,马克思说,事物永远在矛盾中运动——可见折腾的事物的常态,当然也是婚姻的普遍状态。婚姻要是没有矛盾,没有折腾,那将是多么的无趣啊!

其实幸福的婚姻就是斗而不破。

所谓贱,其实是一种战斗精神,就像有人评价鲁迅先生一样:假如没有人跟他斗,他会抓一条狗来跟自己斗的。

女人天生是婚姻里的鲁迅,婚内没得斗,她就到婚外去斗。

当你拥有了这样的视角,再回过头来看本文中的蕙、芷、兰、月,如果说她们感觉自己不幸福,那皆因一个字:

贪。

先说蕙。老公赚钱能力强,性能力也强,嘴巴还好使,让他自动自发地只服务于你一个人,可能吗?关键是你还老不在家。你不在家,还要让一个千万富翁像保姆一样伺候你儿子,想什么呢你?当然,如果你是特朗普的女儿,那梦想也是可以实现的。

再说芷。其实芷没有什么可说的,她和国际学霸、我的学霸同学是一样的,这种人浑身都是能量,你让她年纪轻轻就安贫乐道坐吃等死,那你干脆一刀捅死她那她还更感谢你些呢。这种人,通常都是:没离婚过,不破产过,她就觉得还不足以谈人生。

兰其实是另外一类传统的中国女子,清高,骨气,安贫乐道,这种人是生来就自带幸福的,她们的幸福感不来自外物,而在于内心。

哈,望月,就是最平凡的那种中年妇女吧,在鸡毛蒜皮中挣扎抱怨,在夜深人静中望月遐想,在不知不觉中陪丈夫慢慢老去。

实际上一个人对婚姻对象的选择,都不是一拍脑门就嫁娶的,都是经过思考的,都是有所图的。

只是,当你图到了他世界一流的颠鸾倒凤和甜言蜜语,你就想把他禁锢在你的一亩三分地里?我不是说你要包容甚至鼓励他去出轨,我而是说,这种能一下子就勾你魂的男人,他也能一下子就勾住其他女人的魂,然后去销魂,你要防着点,防不住也要有心理准备。

而那种不会去勾别人家女人的,你倒是省心了,放心了,但你又要求人家面对你时如徐志摩,可能吗?

并且你也要想想自己,你有什么资(姿)本要求老公十全十美对你三从四德?

实际上我这里也有资(姿)本雄厚女人的案例。老公大老板,专一不出轨,还会做家务,会教育儿子,但是她年近五十了却想要离婚,为何?老公不会做爱,半年做一次,做一次她疼半年(心里疼,恐惧),而机缘巧合,她遇到了情人,情人的调情功夫炉火纯青,做爱水平世界一流,只做一次,她就不想在原来的婚姻待了。她说,她妈妈65岁还和她爸爸做爱,这么比着来她至少还可以有十六七年的性福时光,她不愁吃不愁穿的,为何要陪葬自己的性福一生?

瞧瞧,世上哪能所有好事都让你一个人占了呢?要想占这个好,就要放弃那个好,甚至还要忍受很多的不好,这才是常态人生。

所以婚姻要战斗,他的好要力争独占,他的差要用鞭子抽打,忍受不了的要坚决避免(比如黄赌毒)。既然是战斗,那就有胜有败,所以胜不骄,败不馁,不斗破,这就是幸福婚姻啦!

不要困惑了,且行且战斗吧,中年少女们!

精品测算